香港赛马会
您當前的位置 : 首頁 > 廉潔廣角 > 家規家訓
義烏橋西村徐氏家族

發布時間: 2016年05月12日

  一、家族簡介

  五代吳越國常侍徐時敏遷居義烏,南宋時徐時敏九世孫徐人杰生有徐僑,熱心傳播理學,以博學、剛直而名于世。

QQ截圖20160524171412

  全村常住420戶,950人,近年來該村搭乘統籌城鄉發展的“快車”,圍繞佛堂“產業新城,文化名鎮,人居花園”的發展目標,在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道路上,探索進取,取得了顯著成效,成為農業部全國“美麗鄉村”創建試點鄉村。

guli

  二、徐氏家范

  第一條 居家正倫理、篤恩義,無過于司馬氏家儀與鄭氏家規,略錄數條于左,子孫宜熟味之。

  第二條 為家長者,必秉公執直、謹守禮法以御族眾,一言不可妄發,一事不可妄為,至于剖決是非、分其曲直,務宜和解,毋得徇私偏見以至與訟。

  第三條 通族慶吊之禮,悉遵文公家禮而行,須稱家之有無,禁止奢華,裁減濫費。

  第四條 立繼須擇本宗或當繼或應繼或愛繼,不許亂族。

  第五條 諸卑幼事無大小,必咨稟于父兄而后行,毋得自專自是。

  第六條 為子弟者,不可以富貴勢利,加于父兄宗族及鄉黨。

  第七條 為人子者,出必告,反必面,所游必有常,所習必有業,有賓客不可坐于正堂,上下馬不可當門,宜自幼教之。

  第八條 父母舅姑有疾,子婦無故不離親側,寢不解衣,色不滿容,專以迎醫檢方、湯藥先嘗為務,疾愈方可理家務。

  第九條 子孫當恂恂孝友,見兄長坐必以起,行必以序,應對必以名,毋以爾我,進退言動,務在循理。

  第十條 凡宴會,不許沉酣杯酌、喧嘩皷舞以謔賓客、以慢尊長,不當強人以酒,亦不得引進娼優取樂以失禮統,違者家長面叱之。

  第十一條 陪侍賓客,語言須要從容,客有問,必從長者對,幼者不問及不敢對,毋得高聲直撞、酒后戲謔,違者父兄戒諭之。

  第十二條 祠堂以奉先世神主、春祀秋嘗,所以報本也,為子孫者當知自一本而分,尊祖敬宗不忘先德,則后日子孫亦尊敬爾輩為祖宗矣,勉之思之。

  三、家族名人

  徐僑(1160—1237),字崇甫,(謚)號文清,南宋政治家、理學家。歷任上饒縣主簿、紹興司法參軍、國子錄、秘書省正字、和州知府、安慶知府、提舉江南東路常平茶鹽公事等職,中年以忤權臣史彌遠去官歸家,歸鄉后十多年間為學不懈,講學授徒,享譽東南。紹定六年(1233)應召再起,先后任江東提刑、秘書少監、太常少卿、國史院編修官、經筵侍講、國子祭酒諸職,仍不改其一向耿直感言之性格,希望以己力有補于世,所論之事有不少被采納。徐僑為人剛直博學、守正不移、自奉清簡,為官為學均堪為世楷模。

   “以實心行實政”

  徐僑的廉政思想既獨特又具實效,史家總結為“以實心行實政”,可謂一語中的。何謂“實心”?用今天的話說,就是樹立求真務實、執政為民的精神,里面包含了“為什么做官”、“如何做官”等諸多現實問題。

  公元1191年,做了三年上饒主簿的徐僑,因政績斐然,部考官員打算推薦他升職,問他有何要求,徐僑說:“我到哪兒做官都會盡忠職守,做好該做的事。”別小看了這句質樸的話,它恰恰體現了徐僑的“實心”——不謀私,不徇私。

  寧宗嘉定八年(1215),徐僑參加館職考試,其策論里有這樣一句話:“當務之急從正君心始,而欲正君心,朝中大臣須先自正其心。”頗得寧宗贊許,授秘書省正字、校書郎。他提出“己以廉而不能戢吏之貪,猶己貪也;心乎惠民而不能推奸以達惠,猶無惠也”的思想,將自律與律人相統一,將反貪與惠民相結合,開創了廉政建設的新天地。

  徐僑在安慶時曾有一句朝野皆知的名言:“貪風為天下大患。”據說還上了邸報,朱熹讀后,贊曰:“真明白剛直士也!”遂為他的書房命名為“毅齋”,并親書匾額以贈。也正是因了這句話,徐僑被史彌遠視為眼中釘肉中刺,意欲除之而后快。寧宗晚年,史彌遠專權,指使親信御史羅織罪名彈劾徐僑,徐僑聽到消息隨即辭官回鄉課徒,連朝廷給的“祠祿”也不要。

  出守州郡

  當時朝廷及各級官衙費用浮濫,州縣官吏貪污者甚多,需索無度,加上每年須向金國輸銀30萬兩、絹30萬匹,民眾負擔苛重,怨聲載道,國本不固。徐僑自請外放,出任知和州軍州事。

  和州時屬淮南西路,治所歷陽(即今安徽和縣),隔長江與東北方的建康(今江蘇南京)相望,為江防要地。徐僑至和州,整頓軍務,修繕防御設備,尤重撫恤民隱。本地所依靠的只有"敢勇"一軍,但平時疏于訓練,戰斗力弱。徐僑挑選精壯五百人,造械器,委將校,每日教以弩射叉槍之法,每十天親自查閱一次,獎優罰怯,眾皆激勵自奮。路安撫使(上級主帥)檄調此軍,反復下調令四次,甚至嚴詞詰難。徐僑以此軍足可保衛鄉土,不應外調;倘責備加罪,自己可以離開,而此軍負守土之責,不可去。結果終未調離。

  宋朝沿用前朝"和糴"制度,即以低價強制征購糧食,且實行"推置"、"對糴"、"均糴"、"博糴'、"括糴"等等搜括,比賦稅更為苛擾。和州黎民尤其不滿和糴溢量,即每征購一石須加幾斗以為"火耗",又稱"升耗"。徐僑下令取消升耗,按實際收購數量計算給費。又顧慮以后升耗之外又加溢量,就上奏請準朝廷豁免升耗,嚴禁溢量無償征購糧食,民團稍蘇,百姓稱便。

  金軍渡淮南侵,徐僑部署防御既定,僚屬爭請揭牌閉關,徐僑不為所動。監州(通判)欲遣妻兒渡江以避,徐僑正色道:"不幸受困,當共死守。"敵知和州有備,不敢侵犯。

  開倉賑糧

  嘉定十一年(1218)冬,徐僑升任提舉江南東路常平茶鹽公事。當時數以萬計的流民集中在南京、鎮江一帶,饑寒交困。徐僑見狀,下令州縣官開倉賑濟。按理說,主管監司發話了,州縣執行即可,但是有兩位官員怕擔責任,提出應該給制置使(省長)打個報告請示一下。徐僑聽了怒不可遏:“賑饑如救溺,怎能按照常規文書往還,遷延誤事?”急命發糧,后又彈劾罷免了兩位不作為的官員。

  吏畏民懷

  徐僑曾說: “無所欲則剛,無所私則明;剛以達此心之仁,明以斷天下之疑 。”史彌遠死后,理宗開始重用理學一派,啟徐僑為江南東路提點刑獄公事,盡管徐僑堅辭不就,然而詔命一下,還是嚇到了不少屁股不干凈的官員,史載“贓吏聞風納印去職者眾”,先行逃之夭夭了。

  居家守貧

  在固守清貧、安貧樂道方面,南宋士大夫無人可出其右。《宋史》贊曰:“若其守官居家,清貧刻厲之操,人所難能也。”一代大儒真德秀也以徐僑自勉:“居貧未若義烏之安。”

  四、現代意義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 “嚴以修身、嚴以用權、嚴以律己,謀事要實、創業要實、做人要實”,這方面徐僑的精神非常契合。徐僑的廉政律政思想告訴我們,官員初入官場,樹立正確的為官理念非常重要,是為了鐵飯碗、高待遇,還是為民服務?是為了做大官發大財,還是為了遠大的目標與理想?以“實心”去從政,兢兢業業,恪盡職守,怎么會又推行不了“實政”?律己律人,善始善終,又怎么會晚節不保?

  徐僑的思想中,“誠”、“靜”、“敬”的功夫很重要。他說“君子一之,曰誠而已”,黨員干部只有內心對黨的事業、人民的事業有誠意誠心,自然能修身律己,踏實辦事。徐僑還說,“萬變雜興雖錯糅,一元不動固安詳”,這就是持靜的功夫,收斂意志不為外物所動,心胸間光風霽月、融合灑脫,又怎么會犯錯。他說,面對“世有堅敵,若名與利”,要“敬以為帥”,即主敬,所以掌握權力的人必須心存敬畏,方能善始善終。

 

Save

 

 

香港赛马会 羽毛球最新比分直播 3d捕鱼 怎样看股票涨跌图 动物跑跑跑怎么能赢钱 股票融资债券融资 幸运11选5龙虎啥意思 有江西快3的彩票平台 股票融资比例 四川时时下载 捕鱼达人3d怎么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