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赛马会
您當前的位置 : 首頁 > 理論園地 > 廉史鏡鑒
巾幗英姿耀中華

發布時間: 2019年03月12日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淳于緹縈像,來自清代上官周《晚笑堂畫傳》。

秦良玉像,清代畫家葉衍蘭繪。

李清照小像,清代畫家姜埂繪,現藏無錫博物館。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正值一年春風漸起時,萬物復蘇,水漲草青,桃花也含苞待放,又迎來了一年一度的三八婦女節,這是一個專屬女性的節日。而在古代,女子有一些很好聽的別稱,如巾幗、紅顏等,文首那幾句詩出自《詩經》,是一首贊美新娘的詩,意思是娶到賢淑溫潤的女子,一大家子都會和順美滿。毋庸置疑,女性對于一個民族的素質而言,始終發揮著重大而深遠的作用。通過爬梳史籍,我們不難發現很多古代女子的形象依然沉浮在今人的腦海里,或似明媚的光,驚艷了人們的眼睛,或似蓬松的云,帶動了人們的遐思,或似綿柔的雨,溫潤了人們的心靈,或似一輪明月,承載著人們的向往與寄托。

  作為女兒,她們成為了父母的驕傲——

  俗語說,女兒是父母的貼身小棉襖。女兒是女性來到這個世界上獲得的第一層身份,這種血脈之情迸發過很多感天動地的故事。

  西漢年間,有一個十五歲的小姑娘叫淳于緹縈,她的父親淳于意棄官從醫,懸壺濟世,有一次遭人陷害,須押送至長安受肉刑之苦。在告別家人時,淳于意看著五個女兒哭作一團,嘆氣道:“可惜我家沒有男丁,在急難之際,無人助我啊。”緹縈聽了,毅然決定隨父進京,千里路途風餐露宿,照顧父親生活起居。到了京城,緹縈為了營救父親,直接上書漢文帝哀求道:“我父親為官時素有清廉之名,如今就要被執行肉刑,有些人因此而死,有些人因此身體毀傷,即便改過自新,也無法復原,這讓我感到悲痛,我愿被收入官府為婢,終生代父受過。”漢文帝很憐憫緹縈的孝心,免除了對淳于意的刑罰,亦未讓緹縈去當奴婢,并下令廢除黥、劓、刖三種肉刑,改由其他刑罰替之。緹縈救父的孝行,從此千古流芳。

  東漢末年蔡琰,字文姬,是文學家、書法家蔡邕的女兒,她從小聰慧,蔡邕夜間撫琴,有琴弦忽斷,蔡文姬一聽便知所斷何弦。當時烽煙四起,群雄逐鹿,蔡文姬被匈奴左賢王擄走,在北方生活十余年,后來,曹操以金璧將她贖回。曹操見了蔡文姬問道:“我與你父是舊交,原來他收藏了諸多古籍,如今還在嗎?”蔡文姬回答:“因戰亂流離,書籍四千余卷皆已不存,不過,我還能背出四百余篇。”曹操驚嘆道:“那我派十人去你家中聽你背錄。”蔡文姬拒道:“不必了,只要給我紙筆,楷書或草書我皆可為。”緬懷父輩,最好的做法就是將他念念不忘的事業延續下去,蔡文姬不僅告慰了其父,也為中華文化多留下了一顆火種。

  女承父志,傳承家風并發揚光大,北宋監察御史曹修古的女兒做出了榜樣。曹修古因直諫被外貶,后遇赦復官,還未返京便因病去世。他為官清廉,家屬竟無錢財安葬,同僚們非常同情,共同籌集了很多錢送到家中,曹修古的女兒哭著對母親說:“父親在世時,從未收受他們分文,如今也不能因此連累了他一世清名啊。”同僚們又提出,把錢留下作為嫁妝吧。曹女慨然道:“以父親下葬之錢作我的嫁妝,豈是曹修古的女兒所為呢?”遂堅決不受,眾人都感喟曹修古與其女的清操。

  作為妻子,她們是丈夫的賢內助——

  古語有言:“得賢內助,非細事也。”世人稱協助丈夫治家有方的妻子為賢內助,家庭是社會的細胞,家風關乎社風民風與政風,在史書記載中,賢內助數不勝數。

  東晉年間,笑酌貪泉而廉心不改的吳隱之,家中就有一位賢內助。吳妻很支持丈夫守廉為民的志向,并用節儉持家的行動來響應。她長年自己出去背柴燒飯、紡布織衣,不以清貧生活為苦,有人勸她,何必如此委屈,吳隱之的妻子卻道:“吾夫自潔自愛,且要將俸祿救濟他人,我特地以勤苦來多助廉一分啊。”

  被譽為元代青天的姚天福,其妻楊氏是他堅強的后盾。有一次,姚天福彈劾朝中重臣阿里海牙,此人想拿一些金器買通楊氏,請她向姚天福吹吹“枕邊風”,好放他一馬。楊氏直接將賄物上交,并到憲司提醒丈夫道:“你正要彈劾他,他卻行賄于我,說明定是心中有鬼,我又豈是能被收買的呢!”此語正被阿里海牙聽到,阿里海牙羞愧難當,直言:“原來我只知道姚天福清廉,誰曾想夫廉妻亦廉!”

  作為一名賢良的妻子,以其女性視角提煉的智慧有時會對丈夫的事業起到重要幫助。明太祖朱元璋的皇后馬氏,生性節儉,總是穿舊衣服,有人勸她扔了,她說:“應當為天地愛惜物力啊!”有一天,朱元璋將元朝的寶物擺在堂前,請馬氏一同欣賞,馬氏看過說:“你看,元朝有這么多寶物,但他們卻不能永久守住,依我看,不是他們不懂寶,而是他們遺漏了一樣最重要的寶,您知道是什么寶貝嗎?”朱元璋若有所思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是以賢人為寶。”馬氏很高興地說:“咱們都出身貧寒,過過苦日子,驕縱生于奢侈,危亡起于細微,如今國家最需要的是直言進諫的賢人呀!”

  作為母親,她們為孩子樹立了人生的追求——

  女性有一個重要的角色是母親,中國歷史上涌現了許多偉大的母親,他們不僅培養了杰出的后代,其教育方式更為后世留下了范本。

  《三字經》中有“昔孟母,擇鄰處;子不學,斷機杼”的傳誦名句,孟母的“三遷擇鄰”“斷機教子”等膾炙人口的故事,為天下母親教育子女提供了經典教材。孟母的偉大之處在于她能夠在兒子的成長過程中,按照不同階段給予兒子不同程度的教育,培養了孟子好學、知信、明禮的品德。

  位居唐宋八大家的歐陽修,四歲喪父,其母鄭氏自食其力,苦養幼子。鄭氏特別注重教育,即便在冬天大雪紛飛時也不停歇,她將蘆葦燒成灰,在火爐映照下手把手教歐陽修學習練字。鄭氏告訴歐陽修:“你的父親為官時廉而好施,不留余財,并說‘莫讓錢財累人’,你要繼承這種美德。”后來,歐陽修入仕了,經濟雖然好了起來,但鄭氏仍像以往節儉度日,并無二般。在歐陽修被貶謫時,鄭氏依舊神態自若、寵辱不驚,并教導歐陽修道:“我們本是貧寒之家,你我都要泰然處之,不能隨際遇改變而變。”歐陽修之所以能憑人格、文學及官聲名垂青史,這當中無疑有著鄭氏深遠的影響。

  岳飛的母親姚氏舉世皆知,其教子愛國的言行已成為中華民族最寶貴的精神氣質。《宋史》中記載,“初命何鑄鞠之,飛裂裳,以背示鑄,有‘盡忠報國’四大字,深入膚理”。岳飛至孝,為了照顧生病的母親,曾三天三夜“水漿不入口”。岳母深明大義,始終勉勵岳飛莫以小家為念,要從戎報國,救民于水火,岳飛牢記母親教誨,忍痛別過親人,投身殺敵前線,為光復河山而奮不顧身,最終化作豐碑光耀千古,被后世無數仁人志士所敬仰。

  作為女性,她們同樣在事業中創造了自己的精彩——

  “萬里赴戎機,關山度若飛。”花木蘭是南北朝時期一位傳說色彩極濃的巾幗英雄,“史書無確載”,更多活在《木蘭辭》里。但載入史冊的女中豪杰也不乏其人,她們發出了“巾幗不讓須眉”的鏗鏘之音,其忠勇事跡流傳至今。

  譬如“兩玉”,乃雙璧齊輝的梁紅玉、秦良玉。梁紅玉是韓世忠的妻子,南宋著名抗金女英雄,在建炎四年(1130年)長江阻擊戰中親執桴鼓,以振軍心,和韓世忠共同指揮作戰,將入侵的金軍阻擊在黃天蕩達四十八天之久。紹興五年(1135年),她又隨夫出鎮楚州,“披荊棘以立軍府,與士卒同力役,親織薄以為屋”,于當年戰死于楚州抗金前線。而秦良玉是明末人,其夫被害后,因其子年幼,秦良玉于是代領夫職,立下顯赫戰功,是唯一一位登上正史將相列傳的女性。明思宗曾寫詩贊頌:“由來巾幗甘心受,何必將軍是丈夫?”

  除了上述以武功名揚的巾幗,還有以文采著世的紅顏,她們不僅為中華文學史增添了一抹動人的亮色,而且展示了自己獨特的風采魅力,其中最突出的當數“一代詞宗”李清照。少女時代,她“沉醉不知歸路”,一副嬌憨可愛的模樣。面對要迎娶自己的郎君,她也主動“倚門回首”,看看是否心儀。婚后的李清照,在賭書潑茶中盡情揮灑過人的才華。她的丈夫愛好金石之學,而自己也愿為之傾盡所有,共同完成《金石錄》見證愛情與事業。中年遭遇國破家亡,她執拗地吐出“生當作人杰,死亦為鬼雄”的慷慨之句。在宋詞創作研究上,她更是攀上了時代的巔峰,可以驕傲地迎風獨立,指點詞國江山,柳詞太俗,蘇詞為詩,她微笑道:“我來告訴你們詞是什么?詞者,別是一家也!”如此敢愛敢恨,自尊自立的奇女子,千年后也不禁讓人為之擊節贊賞。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寫的是女性,“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寫的是女性,“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寫的也是女性。正如同世間萬物都離不開大地的托舉,世間眾人也都離不開女性的滋養。從古至今,千千萬萬普通的女性也如大地一樣厚重,她們傳承著勤勞、樸實、奉獻、堅韌的特質,這才成就了今日的中國人。(蔡相龍)

 

 

香港赛马会 时时彩北京pk10计划 快三必中计划软件免费版下载 双人斗地主游戏 怎样找下期跨度 麻将手机版 金牛国际线上娱乐登录 时时彩技巧心得体会 快速时时是哪里开的 五星娱乐城龙虎技巧 奇妙pk10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