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赛马会
您當前的位置 : 首頁 > 清風時評
適當之罰亦為賞

發布時間: 2018年11月26日

“真的很感謝你們,及時糾正了我的錯誤行為,讓我不至于越陷越深,我真心感謝組織,感謝紀委的同志……”前不久,我回訪了一名受過處分的年輕干部,原本以為他會有所抵觸,去之前作足了如何開導的“功課”,不曾想他非但沒有埋怨,反倒是感謝起我們,還說最近工作做的好得到了肯定,讓我們既意外又欣喜。當聊起當時對他的處分,他笑著說道:“其實,表揚和批評在一定程度上是一樣的,都是激勵我們好好干事!”

的確,適當的懲戒又何嘗不是一種激勵呢?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一直強調要把紀律挺在前面,實踐運用監督執紀“四種形態”,《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都明確規定,要堅持懲前毖后、治病救人,抓早抓小、防微杜漸,為的就是切實改變今天是“好同志”,明天變成“階下囚”的狀況。

《周易·系辭》中孔子有云:“小人不恥不仁,不畏不義,不見利不勸,不威不懲。小懲而不誡,此小人之福也。”大意是說,人不知恥便不會仁,不畏懼就不會義,不見利就驅策不動,不懲罰就不會收斂。所以如果能及時地懲罰一個人,便不會做大的壞事,這反而是他的福氣。——這就是智者對小懲大誡的深刻洞察。

之于黨內監督,也是如此。要讓咬耳扯袖、紅臉出汗成為常態,對于心存僥幸、愛打擦邊球、妄圖在“大錯不犯、小錯不斷”中謀取利益、規避懲罰的少數黨員干部,更應當及時告誡、懲處,把紀律挺在前面,治未病、治小病才是對這些黨員干部的最大最根本的愛護,看似輕罰,實為大賞。

不過,現在有的單位部門領導對班子成員及下屬人員的日常教育、管理和監督仍不夠重視,過分“愛惜羽毛”,對發現的問題,不敢紅臉出汗,不想用、不會用、用不好“第一種形態”這劑“苦口”良藥,奉行好人主義,以為多栽花、少栽刺就能高枕無憂。

實則不然,如在《淮南子·道應訓》有這樣一則故事生動闡述了懲戒與獎賞的故事。春秋時期,司城子罕輔佐宋君,一次他對宋君說:“國家的安危,百姓的治理,均取決于君王施行賞罰。這賞賜,是人們所喜愛的,就請您國君親自執掌;那刑罰,是人們所怨恨的,就由我來擔當這角色。”宋君聽后說:“好。我受百姓贊美,你受百姓怨恨,這樣一來我知道諸侯們就不會嘲笑我了。”之后,宋王專行賞賜,子罕專行責罰,沒想到不久后宋國上上下下都親近子罕,最后,子罕不費吹灰之力就奪取了宋國的政權。

為何專行責罰之事的子罕能比專行賞賜之事的宋王更能贏得民心呢?辯證來看,懲戒與獎賞既不可分割,也可以相互轉換。故事中,宋王就是割裂了兩者的關系,看輕了懲戒的作用,而子罕適當運用了為人所不喜的手段,為自己設立了威信,達到了同獎賞一樣的效果,實現了賞罰的辯證統一,讓自己成為了最后的勝利者,一張一弛,是文武之道,一賞一罰,亦是并行之舉。

常誡小誡是關愛不是傷害,我們做紀檢監察工作更是要如此。監督執紀既要有懲前毖后的剛性,也要有治病救人的柔性關愛,對受到不實反映的干部要“證其清白”,使其輕裝上陣;對問題輕微的干部要“當頭棒喝”,及時批評教育;對犯了錯誤的干部要“治病救人”,幫其重建忠誠,讓更多的黨員干部在常罰常誡中警醒自律,不越雷池,做到防患于未然,才能營造風清氣正的政治生態環境。(婺城區紀委監委派駐第四紀檢監察組組長 金文勝)

 

 

香港赛马会 九龙娱乐坑了多少人 有欢乐生肖奖怎么玩 十二生肖彩票怎么买 重庆市彩时彩结果软件 天津时时后三走势 二八杠必赢技巧 重庆时时全天在线计划 幸运飞艇78码滚雪球公式技巧 广东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重庆时时全天稳定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