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赛马会
一個老盟員留下的精神財富

發布時間: 2017年01月05日

?1

(右為作者爺爺諸葛達)

  院子里菊花盛開的時候,秋風吹落了枯葉一片,那是我們最心愛的爺爺。

  爺爺在這個秋高氣爽的時節,在這片生他養他的故土,以一種悄無聲息的方式駕鶴西去,只留下他的慈眉善目,仙風道骨永遠留在我們心中,相信,這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 ? ??2png

(圖為作者與爺爺)

爺爺和我們的隔代因緣

  我參加工作十多年以來,平時工作都很繁忙,但一有節假日,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看望爺爺,而且在最近的十多年里面,看望他的頻次與日俱增。最近的八月份我一連來看了他三次,其中最后一次是8月31日,我帶了妻兒去和他見了最后一面。我和爺爺為什么感情如此深厚,這個問題我自己一直沒想過,只覺得是理所當然,前幾天晚上在諸葛旅館輾轉反側夜不能寐。后來我想明白了其中緣由:我和爺爺有隔代因緣。

  我很榮幸在我人生核心價值觀確立的青少年時期,受到了爺爺的巨大影響。這個時間大概始于初中,直到大學畢業。一方面這個時期我一直生活在他的身邊,自然成為他的跑腿和小跟班。另外一方面,他在這個時期是他人生最精彩的時期。因為歷經文革歲月等諸多重大人生挫折之后,他感慨歲月蹉跎,剩下能干事業的時間已經不多,反而奮發圖強,只爭朝夕。就好像錢塘江歷經數次大轉折之后,終于看到了開闊的大海,于是不顧一路風塵勞苦,用盡所有的氣力,義無反顧,滾滾向前。

  我上小學的時候,恰逢他在非常艱難的條件下創辦中藥班的時候。我上初中的時候,恰逢他熱火朝天的和一幫老同志在重修大公堂等宗祠,保護古建筑的時候。我上大學的時候,恰逢他發揮余熱,協助諸葛村挖掘傳統村落文化,大力發展旅游的時候。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一個年逾古稀的老人,能夠如此樂觀向上,并綻放出如此絢麗的晚霞,有幾點非常值得我們后人學習。首先是福澤鄉鄰的使命;其次是大公無私的胸懷;再次是積極向上的精神。

  我聽過長輩們說起過很多讓人動容的事情。比如他披星戴月,只爭朝夕為諸葛大隊辦了加工廠,方便了鄉鄰加工農產品。比如他用自己的下放的經費,把東風水庫的電拉倒了諸葛村。再比如說他無論辦中藥班,修古建筑等事情,總是顧全大局,從不計教個人得失。

  1996年7月,應日本著名篆刻家師村妙石先生的邀請,爺爺去日本進行三國文化為主題的民間交流活動,半個月之后訪后載譽歸來,全村為之轟動。爺爺經常和我們講起在這個期間的所見所聞,這些深深的吸引和影響了我。五年之后,當我大學畢業做人生第一次選擇的時候,我選擇了一家日資的企業開始了我的職場生涯。

  工作七年之后,當我有了家庭,即將擁有孩子的時候,要不要考研的選擇再次擺在面前,后來也是想起爺爺古稀之年還勵精圖治,奮發圖強的時候,我最終選擇了用一年的時間精心準備,順利考取了MBA。

  工作十年之后,當我面臨職業瓶頸的時候,我又想起了爺爺說的“不為良相,便為良醫”的祖訓。雖然我沒有機會做醫生,那就與時俱進做一名“企業的醫生”吧!于是我選擇了進入企業管理咨詢行業,雖然家人和朋友多有不解,但是爺爺像一盞燈,照亮了我的一段路。

  如果說晚年的爺爺是滾滾錢江潮,那我就是他忠實的看潮的追潮的粉絲。無論前途艱難險阻,風云莫測,都會想起爺爺的人生哲學,那就是:要有勇氣挑戰可能達成的理想,要有胸懷包容不能改變的現實,要用智慧區分前兩者。

  我相信這種隔代因緣,或許在我們孫子輩的身上多少都有。在他晚年的歲月中,很多我們大家庭的兄弟姐妹,也都和我一樣默默的愛著他。有的年年買衣服給他穿,有的買照相機手機給他用,有的接他到身邊住,有的堅持一個月去看望他一兩次,說明他是我們孫輩共同的心靈導師,精神領袖。

?爺爺留給我們的精神財富

  爺爺的財富觀是超越的金錢的,這種超脫在世俗社會很難得。上個月我回諸葛村的時候,夜宿天一堂花園旅館,老板娘認出我之后說:“別人都是140元一個晚上,諸葛達的孫子,我只收120元。”?一個素不相識的鄉親,能夠說這樣的話,讓我很感動。正因為此,只要走到諸葛村,我們都很自豪的告訴別人我們是諸葛達的孫子孫女,鄉鄰都會油然而生幾分好感。這其實是家族品牌無形資產。他雖然沒有給我們留下財富,但他把財富藏在了我們看不到但用得到的地方。

  爺爺給我們留下了讓這個家族繁榮永續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這些是對幸福生活最樸實和最深刻的詮釋。從我的了解回顧爺爺的一生,他的幸福人生有幾個方面:熱愛生活,熱愛事業,熱愛家鄉。

  一、熱愛生活

  爺爺如今這么高壽善終,一方面得益于長輩們的悉心照料。于此同時也得益于他對身體健康的自我管理。他不抽煙不喝酒,生活作息非常規律,而且樂觀向上。他懂得自我管理,稍有不適就會注意自我調適。他的養生之道值得我們學習,他告訴我們愛自己才能更好地愛愛別人。

  作為一個知識分子,讀書學習是他重要的生活方式。我們家從來不缺報紙雜志,爺爺回家路上手拿一摞報紙雜志一路走來,或者靠在藤椅上看書看報的場景也經常浮現眼前。他是鄉村社會公知,關注時代的發展變化的,他希望用獲取的這些資訊給家鄉帶來改變的機會。

  我們這個大家庭如今四世同堂,其樂融融,其實是很不容易的。爺爺因為歷史原因,飽嘗骨肉分離,懷才不遇,顛沛流離之苦,可以說歷經磨難。爺爺經常和我們說他以前求學,教書,辦中藥班,保護古建筑,開發旅游,但是很奇怪幾乎沒有聽他說起過被劃為右派后,文革時期的苦難歲月。爺爺始終用超強忍耐力和包容心面對問題,他對于過往的人和事沒有任何抱怨。即便再黑暗的歲月他也飽含熱情等待明天的陽光。隨著時間推移,子孫成家立業,家里添加了不少新成員。每個人生活經歷和價值觀肯定有不一樣,更何況特殊歷史時期的婚姻家庭等問題不能完全根據自己意愿。所以對于不同的事情肯定有不同看法,甚至會出現誤解和問題理所淡然。爺爺深知大家能成為一家人,緣分寶貴,所以相比之下很多問題他都認為微不足道,處之泰然。

  二、熱愛事業

  爺爺從教60年,桃李滿天下。他教書的足跡走過紹興,杭州,金華,諸葛等很多地方。退休前曾經在紹興干校,金華小學,諸葛中學多地任教。特別是在退休以后,他一手創辦了蘭蔭職校,諸葛高復班,諸葛中藥班。

  他對于鄉村教育事業的熱愛,大概緣于青少年時期在慈溪錦堂師范的求學經歷。這所旅日華僑捐資興建的師范學校,其辦學理念非常新穎獨特。再加上當時的校長郭仁全先生是中國著名的鄉村教育學家,那時候正值錦堂師范為躲避戰亂南遷至縉云,郭仁全校長在艱難歲月時候表現出來的那種顧全大局,勇于擔當,無私無畏,關愛學生,臥薪嘗膽的精神相信深刻的烙在了他的記憶里。

  日本友人師村妙石先生曾經說過一個事情:1996年爺爺訪問日本的期間,15天的日本行程安排很滿,只有半天是讓他自由選擇,爺爺最后選擇了去拜訪福岡市偏遠山區一所小學---花房小學,恰巧花房小學正在慶祝建校60周年,花房小學校長聽說諸葛后裔親自到訪,率領所有師生在學校門口夾道歡迎。最后爺爺給花房小學的日本小朋友們講了一堂《少年諸葛亮的故事》的講座。

  爺爺曾說我們家祖上世代從醫,所以對中醫藥事業有著深厚感情。當他敏銳的意識到文革后中醫藥人才斷檔的趨勢,毅然創辦了諸葛中藥班。在這種使命感的感召下,一批志同道合的退休教師凝聚在他的身邊。諸葛中藥班的學生多是貧苦的農家子弟,每個學生的背后都承載了改變家庭的夢想。記得為了節約經費,中藥班都是租了那些破舊的老房子,為了節省辦學開支,教師們擠在破舊民宅的天井旁邊辦公。為了節省開支,他讓孩子們住在我們家里面的樓上。就這樣,諸葛中藥班培養出了很多吃苦耐勞,技藝優良的學生,深受杭州胡慶余堂等用人單位好評。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中藥班最后幾年,由于市場的飽和,學生就業已經不是那么容易,但是飽含對貧困農村家庭的社會責任感。那時候爺爺已經七十多歲,他帶著放暑假的我,讓我當小跟班,我們冒著夏日酷暑,一次出差,走過蘭溪,梅城,建德,最后到杭州,一到胡慶余堂員工宿舍,學生們見到他來了都非常激動,交流到深夜,就擠在宿舍和學生一起睡覺了。這樣的旅程不說跨越千山萬水,歷盡千難萬險,至少也是千方百計,千辛萬苦的。

  教師和醫生,是人類最崇高的兩個職業,榮幸的是,這兩個角色一直貫穿了他的一生。

  三、熱愛家鄉

  爺爺在最后的二十五年里,投身諸葛村公益事業,積極參與修繕宗祠古建,挖掘鄉土文化,發展旅游事業,福澤鄉里。

  八十年代的諸葛村,多數古建筑已經年久失修,或者用來做醬油廠,糧倉,甚至牛棚。尤以大公堂為甚,眼看著老祖宗傳下來幾百年的古建筑千瘡百孔,風雨飄搖。他團結一批老同志,從重修大公堂開始,挽狂瀾于即倒,扶大廈于將傾。在沒有任何資源的情況下,做這樣一件事情,需要有多大的使命感?多大的決心,智慧和毅力?大公堂歷經幾年修繕,終于煥然一新,從新開放。那一天,正是諸葛村農歷四月十四,相傳先祖諸葛亮的誕辰,諸葛村的村民個個興高采烈,十里八鄉的人也都趕來諸葛村看熱鬧,盛況空前。后來旅居加拿大的一位諸葛后裔致信大公堂理事會時寫了一副對聯:“重修大公堂,國內裔孫完溯源;高懸武侯像,海內游子有光輝”。這幅對聯一直掛在諸葛大公堂。

  重修大公堂,恰好引起了在新葉村研究古建筑的陳志華教授的關注,他立即看到了諸葛村的研究價值,從而有了后來的學術論文的發表,從而有了國家級重點文保單位的批復,從而開啟了諸葛村旅游發展的新局面。

  陳志華教授是中國古建筑協會的泰斗,師從梁思成先生,是林徽因的徒弟。他是學貫中西的大師,在退休之后因投身古建筑保護事業所以與爺爺結為莫逆之交。在他最近一次來諸葛村時,得知爺爺住在新安江敬老院,他和老伴專程驅車趕往那里和爺爺聚會,共敘友誼。

  1996年7月,應日本著名篆刻家師村妙石先生的邀請,爺爺去日本進行“三國文化”為主題的系列活動。師村妙石先生是日本知名的篆刻家,是中日民間交流的使者,曾來中國訪問兩百余次。諸葛后裔訪問日本的新聞,當時被《讀賣新聞》《朝日新聞》,NHK西日本放送局等知名媒體連續報道,這次為期半個月的訪問,傳播了文化,收獲了友誼,這次訪問也讓熱愛三國文化的日本人民了解了諸葛村和諸葛亮后裔的現狀。后來,師村妙石先生每次來諸葛村,都要和爺爺聯系會面。最近五年,他開始直接和我聯系,只要他來杭州,他都會打電話關切的詢問爺爺的身體情況。2010年他在上海世博會期間辦篆刻展,在邀請函上特別注明只要諸葛達先生身體狀況允許,歡迎他來上海參觀他的篆刻展。2010年7月,我陪同他完成了最后一次長途旅行。

在一起

  2013年夏天,我在山東出差期間特地到諸葛亮故里山東沂南黃疃村,給爺爺帶來了一件特殊的禮物,一抔諸葛亮故里的黃土,這一定是他現在最喜歡的禮物。這一抔黃土,蓋在他身上,讓先祖保佑他在天堂安好!

  我們的爺爺之所以被我們深愛,是因為他一生踐行先祖遺訓“淡泊名利,寧靜致遠”。在當下商業社會環境當中,當我們被環境左右,迷失方向時,相信爺爺的這份淡泊和寧靜,像大海航行時的羅盤,時刻庇佑我們走在幸福生活的航道上。

  幸福的生活,最重要的形式就是和我們親愛的人在一起。見面才是“親”,有心才叫“愛”,我們之所以這么努力的工作,其出發點也是為了擁有更寬裕的條件,有更多的時間和我們家人更用心的在一起。是的,幸福就是在一起!(諸葛齊)

 

 

 

 

香港赛马会 百搭二王游戏 闪电推怎么赚钱 极速快三稳赢技巧 股票配资是什么意思 100分100期期准 那些直播是靠什么赚钱的 金尊国际代理 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查询结果是 大奖兑奖流程